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信阳涂料有限公司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1-12-01 13:38

信阳涂料有限公司e6i9f,衡水玻璃有限公司,哈尔滨金属制造有限公司,桂林家具制造营运部,黑河金属制造经销部

信阳涂料有限公司

不带点社恐体质,好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学生了。 近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一项针对大学生的社会调查显示,有超过八成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轻微社恐,有接近8%的同学说自己比较严重,甚至还有特别严重的。 对这样的结果,我并不意外。前几天有一个很火的帖子,“在大学,如果想说一句话就能引起无数人的共鸣,你会选择说什么?”评论区的答案形形色色,“我是社恐”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四个字。 真的,纵然今天的大学校园五光十色、生活丰富多彩,只要说上一句“我是社恐”,一定会获得无数句:“啊啊啊我也是”。 社恐,是“社交恐惧症”的简称,最早是一个专业医学问题,叫“社交焦虑障碍”。后来,延伸成网络流行语,被很多人——尤其是大学生视作自己的标签,其实很多人的“症状”,远未达到医学疾病的程度,多数是回避眼神、遇到熟人绕道而行这种。 语言是思维的呈现,“社恐”变成大学生热词的过程,在很大程度上,是当代大学生越来越不喜欢社交,甚至厌恶、恐惧社交的呈现。这也不难理解,作为独生子女一代,中小学又面临巨大学业压力,大多数学生并没有时间社交,还被教育“不需要社交”,突然进入大学,难免会产生社交无力感。 有同学羡慕父母那代人,“感觉每一位父母都是社牛”还上过热搜。其实,这不仅是因为父母有比我们更丰富的生活阅历与社交经验,更因为两代人之间的“社交观”已经发生转变。如今大学生面临的社交场景更加丰富,人际关系原子化又加剧了人与人社交的撕裂。 不信你看,父母辈在路上遇到熟人,往往会热情打招呼,停下来聊几句,但这在很多年轻人看来,是完全没必要,或无关紧要的。很多人在网上熟练地互称“兄弟姐妹”,但在校园里偶遇时,常常假装不认识或者点头而过。 有同学化用了托尔斯泰的一句话,“在大学校园里,‘社牛’的人各有不同,‘社恐’的人千篇一律”。或疲惫于社交礼节的繁琐,或担心于社交会失败,或把别人眼中的“热闹”视作“尴尬”,都会让社恐的大学生们,在团建时如坐针毡,在上课被点名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在走路时选择戴上口罩和墨镜……然后,逐渐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小透明。 以前,歌里唱: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。对社恐大学生来说,这句词要改成:孤单不一定是一个人的狂欢,但狂欢一定是一群人的尴尬。 有趣的是,很多人一边活成了社恐,一边又将社恐标签主动惬意地贴在自己身上,而后者难免还是有寻求集体身份认同的意味。这大概也算一种“口嫌体正直”? 大学里的社恐场景,做pre最典型。几个同学结成小组,成员一起做PPT,然后选一个代表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展示、讲解。在很多大学,这是课程考核的主要方式之一。 这一过程中,社恐的同学往往会主动要求写PPT和幕后帮忙翻PPT,“只要别让我上台展示,干啥都行”。不过,也有同学原本社恐,在“被迫”上台展示几次后,信心与勇气倍增,实现了社恐自愈。 这或许说明,大学生社恐并不可怕,因为它绝非不可战胜。不过,就算真的一时克服不了,也不要为难自己,努力找到自我接纳和愉悦的方式,更重要。 设计 祝碧晨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 举报/反馈